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亚冠

奥洛帕战记第二十五章卡修斯幽冥回廊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五章 卡修斯vs幽冥回廊

?

“呼、呼、呼、呼……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艾丽丝气喘吁吁,她拼尽全力的攻击,可却始终无法将艾蜜莉娅彻底打败。不,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打败的问题了。艾蜜莉娅就像是故意在承受艾丽丝的攻击,没有进行任何防御和闪避,直接用自己的肉体来吸收艾丽造成的伤害,虽然一次次地被击倒在地,却又一次次地站起来,脸上始终挂着那阴邪的冷笑。

“咔嚓”--艾丽丝扭了一下自己的鳃帮,把在艾丽丝的最后一记重拳的打击下移位的颈椎扭正。“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我太失望了。”艾蜜莉娅撩动一下沾满自己黑色血液的头发,讥讽道。

“哼!”受到挑衅的艾丽丝用最直接的方式进行反驳。她将双手伸到背后,等下一秒伸回前面时,双手之中已经紧握着两把匕首。

之所以艾丽丝选择成为一名不依靠武器、以纯粹徒手方式进行战斗的格斗家,是因为她还没有找到一件能够配得上真武圣甲的武器,但不代表她不会使用武器。出身将门之家,艾丽丝从小就把各种各样的武器修练得精湛娴熟。现在苏菲娅身陷危机之中,艾丽丝也顾不得真武圣甲与不适当的武器产生排斥、从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的危险,把所有她能用到的战斗手段都用上了。

对于艾丽丝的奋不顾身,有人却不希望她继续这么做。

现在的苏菲娅夺回了极少部分的身体控制权--至少她夺回了自己的听觉。从能够听到为数不多的资讯中,她大概已经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依旧无法开口说话,苏菲娅只有在内心默默地呼喊着:“艾丽丝,快逃吧!你不是她的对手,千万别做没有必要的牺牲!”

******************亦看不到它辐射其他粒子。*******************************

所谓的“鬼搭肩”,当被搭肩的人不转过头去看的话,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如果一被搭肩就回头去看,就会发生非常不详的事。

但对敌人的情况一无所知的卡修斯,对于这些禁忌自然没有概念。在感觉到右后肩突然被人用手拍了一下之后,卡修斯立即下意识地往右后方看了一眼。

然而,他却什么都没看到。因为他的身后根本没有人。

“他到底想干什么?”虽然看不到任何人存在,但卡修斯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但他却无法猜出萨里克汀些举有何目的。

突然!卡修斯右半身产生一种像触电的感觉,自右肩往下直达脚底。卡修斯“呃”地痛哼一声,半身麻痹使他失去平衡,单膝跪地,原本拿在右手的“续航之握”也掉在地上。

但这不是结束。卡修斯马上又感觉到左肩被什么人拍了一下。这次卡修斯没有再回头看,因为他已用魔力在左肩上结成一层薄冰,并附着了很多又尖又细的倒钩针刺。很显然,这个无聊的搭肩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冰制针刺,被扎了一下之后就立即退却。所以虽然碰到卡修斯,但也只是很轻微的触碰而已。

卡修斯往地上看去,只见在左侧身后的地面上,残留着几滴黑色的血液。

“原来你确实有实体的。你也会受伤,也会流血!”吃了暗亏的卡修斯,总算了解到敌人的本质,他用只剩下四只手指的左手,捡起地面上的魔法杖,往天上一举。

随着“续航之握”所发出来的魔力波动,四周的空气温在急速下降。紧接着冰冻的空气呈螺旋状往天空升起,冲到离地约50多米的地方,重新凝聚起来,并以圆盘状水平往外扩展。

一面直径达10米以上的“冰镜”,在卡修斯的头顶出现。“冰镜”聚焦了来自于月亮的微弱月光,将其大幅度强化,然后像探照顶一样往地面进行覆盖式的照射。

沿着巨型光柱扫射过的区域,隐藏在黑暗中的所有事物,都在冰冷的月光中现出原形,包括那位隐藏了自己行踪的亡灵巫师。

“在那里!”卡修斯将魔法杖往萨里克汀短暂现身的方向一指,从“续航之握”的顶端射出一发高度浓缩的冰冻射线。

从肉眼可以确认,卡修斯这一发攻击是已经打中了敌人,而且他在冰冻里面融入了瓦解的能量,任何被射中的物体都会在急剧的冷却之中变得脆弱无比,轻而易举就会被击碎;但卡修斯还是无法高兴起来,因为在冰冻射线击中敌人的一瞬间,卡修斯看到萨里克汀的脑袋和身体分离了,带着恐怖长发的脑袋高高飘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水母,留下来的无头身体被急速冰冻,然后碎成一地冰渣。

不过,虽然无法彻底消失敌人,但这一下攻击还是有效的,至少因为“鬼搭肩”的影响而半身麻痹的效果消退了一半,现在卡修斯只有右手整条胳膊被麻痹,腰部乃至右腿以下,已经完全恢复了行动自由。

“那个头在哪里?”卡修斯站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抬头张望,寻找那个逃跑了的脑袋。

然而天上只有黑漆漆的天幕,以及他制造出来的巨大“冰镜”,根本无法看到任何会飞的东西。卡修斯不仅没能找到敌人,他将注意力都放了很大范围的区域,却使得他忽略了来自于自身的威除非是附近商业点的经营者胁。

渐渐地,卡修斯发现自己的体力正在快速流失,而身体也越来越沉重,短短的半分钟,那种虚脱的乏力感,就像是被强迫长跑了数十公里。

这就是所谓的“负背鬼”,此时萨里克汀的头并不在其他地方,正附在卡修斯的后背之上,贪婪地吸收着卡修斯的生命力。

随着吸收生命力越来越多,萨里克汀之前放弃的躯干部分和惨白长袍,一点点地重生,并且随着身体复原程度越来越完整,压在卡修斯背后的重量也越来越沉重,直至身体和衣服完全恢复,萨里克汀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继续扒伏在卡修斯的背上,不把卡修斯身上的最后一滴生命力吸干净绝不罢休。

浑然不知的卡修斯被吸得昏头转向,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双脚一软,整个人往前倒下去,额头正好磕到地上的一块尖尖的石头,尖石划过他的额头右侧,溅起一片血花。而此时正稳固地“粘”在卡修斯背上的怪人,突然脱离了卡修斯的身体,避开溅来的血滴,在空中飘了一圈后,再往卡修斯的后背“粘”上去。

不过正是这数秒的短暂分离,令卡修斯清醒了过来,他立即就察觉到自己背后的异常变化。摔的这一跤并未让卡修斯失去意识,在萨里克汀第二次附上来之前,卡修斯已经在自己背后聚焦起一团冻气,把那个邪异的怪人弹飞了出去。

摆脱控制的卡修斯并未因此而降低警惕,他嘴里念出一串被简化的咒语,天上的“冰镜”倾刻间化作数百万根冰针,往方圆一百多米的范围“泼洒”下去。

冰针雨的攻击持续了十几秒,等所有冰全部用尽之后,卡修斯才勉强恢复了一点体力,颤抖着从地上站起来。他凝结出薄冰封住额头的伤口止血,同时也感到庆幸,好在被敌人吸走的只是体力而非精神力,他还有反击的机会,如果自己是一名依靠肉体和力气战斗的战士,可能早就死了。

想到这里,卡修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喘过气之后,卡修斯也看到了他的敌人。这一次萨里克汀没有再藏起来,而是堂而惶之地站在卡修斯面前,那惨白的长袍上初三前后内蒙古东北部、东北地区将有小到中雪,染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血迹,黑白对比格外明显,看来这家伙在刚才的密集冰针雨攻击中至少被击中几针,没有急于对卡修斯发动攻击,应该是在等待着身体受伤的复原。

可是这一次卡修斯判断错误了。”他说。“但是另一种受到更大关注的安全攻击类型是SQL注入……那些一直都是大问题。”对于“幽冥回廊”来说,身体是否受伤根本不重要,之所以没有在卡修斯站起来之前抢先出手,是因为要准备一个威力更强的魔法。

“哦呜呜呜……”

萨里克汀第一次发出声来,那鬼魅阴森、空灵怪异的声音,对卡修斯的耳膜产生强烈的冲击。卡修斯用还能活动的左手紧抓“续航之握”,释放出与其频率相近的大量魔力,才勉强中和了那鬼魅声波对他造成的伤害。

然而,这种足以夺走听觉的声波并不是真正的攻击,只不过是另一个魔法的副产品而已。当声波停息之后,卡修斯这才注意到,眼前的萨里克汀早已不见人影,四周那熟悉的环境也不见了。

卡修斯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荒废的大院子里,周围是枯萎的树林、丛生的杂草、倒塌的石像,面前屹立着一座破旧不堪的老宅子。青苔爬满了龟裂的外墙,破烂的窗框无风自摆,而更诡异的是,原本紧紧关闭的大门,发出“咿呀”的声音,慢慢往内打开,仿佛在欢迎着卡修斯进入其中。

*************************************************

山岗下面,村庄路口。

正在交战中的两个女人,因为这座突然出现的大宅而停了下来。

“那是什么鬼东西?”艾丽丝望着那幢阴森森的房子,吃吃地问道。

“竟然逼得萨里克汀使出这一招,看来那个小胖子也不完全是个废物。”艾蜜莉娅狰狞地笑道,“不过他的路也只有走到这里了,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活着走出这幢鬼屋。”

拉萨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
湖州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小孩肚子胀气疼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