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施溪美在楚美人眼里是一个搞怪幽默潇洒的少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1]人次

施溪美在楚美人眼里是一个搞怪、幽默、潇洒的少年。

施溪美在白少伊眼里是一个重情、义气、阳光的少年。

——那是不是风度翩翩美少年呢?

——也只有楚美人与白少伊最清楚!

楚美人笑了,银铃般的笑声,不绝于耳!

施溪美出现在楚美人视线里时,楚美人就笑了,不仅笑了,还为施溪美鼓起了掌:“施少爷,我真的不明白,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真应该好好为你喝彩,你总是能别出心裁,独树一帜,玩一些别人意想不到的花样。”

施溪美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很有气派,很有气质,也很有风度,可是,施溪美没有气派、气质、风度的是——着装很邋遢,虽然是名牌西服,但是衬里与衬外已经颠倒,一条华丽的领带,已经进入了后背。

施溪美指了指沙发,笑着说:“坐,楚大美人!”

楚美人坐在了柔软沙发上之后,施溪美从老板椅上迅速的站了起来,快速走到楚美人身边,“照一照,楚大美人,是不是真的很美?”施溪美手里突然多出了一面镜子,一面很精致,很精细的镜子。

楚美人真的接过了施溪美拿在面前的玲珑小镜,很认真地照了照,“还不错,算得上是绝色美女,你说呢,施少爷?”

施溪美居然承认了:“是,绝对是,所以我才称你为楚大美人,并且楚大美人很乐意我的这个称呼,是不是楚大美女?”

楚美人又笑了,笑声很好听,施溪美已经有点儿陶醉:“楚美人的笑声也不难听嘛!楚美人就是楚美人,笑声也是美声!”

楚美人手指着施溪美的着装,笑着说:“我真有点儿不明白,一向爱整洁的施少爷,这干什么?不会是在自毁形象吧?”

施溪美用手轻轻拍了拍楚美人的肩膀,“知我者,楚大美人也!”

楚美人一头雾水:“为什么要自毁形象?”

施溪美笑了:“因为我想问问你,我自毁形象后,还是不是风度翩翩美少年?”

楚美人居然也承认了:“是,施少爷绝对是风度翩翩美少年!”

施溪美看了看楚美人,楚美人也看了看施溪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两个好像都不怎么谦虚?!”

“好想喝一杯,不知道施少爷想不想?”

“楚美人好像有点儿憔悴,怎么了?”

“我问你想不想?”

“张裕红葡萄酒,行吗?”

“可以。”

施溪美为楚美人倒了一杯,也为自己倒了一杯,施溪美刚拿起酒杯,楚美人已经一饮而尽,施溪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为楚美人倒了一杯。

施溪美这次出手很快,一只手握住楚美人的酒杯,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酒杯,送进了口里。

“为什么不让我喝?”楚美人很不高兴地看着他希望学校能撤销处分施溪美。

“因为不公平,我才喝了一杯,你就准备喝第二杯,是不是有点儿不公平。”施溪美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笑着说:“公平了。”

“那还不快点儿给我倒上,施溪美施少爷!”楚美人不高兴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不过有点儿苦涩。

施溪美又为楚美人倒了一杯:“是不是因为白少伊?”

楚美人自己为自己又到了一杯,一饮而尽,“红葡萄酒真的很不错,只要喝少了,不容易使人醉!”

施溪美笑了:“是不是喝多了,就会使人沉醉,难以自拔?”

楚美人放下了酒杯,也笑了:“是啊,我还是不喝了吧!”

施溪美站了起来后说:“那么,你仔仔细细看看我还是不是风度翩翩美少年?”

楚美人看着白少伊笑了,“施溪美施少爷,确确实实是风度翩翩美少年。”

施溪美忽然问道:“那,白少伊呢?”

施溪美站在长街的一个尽头。

白少伊站在长街的另一个尽头。

楚美人站在长街的中间。

施溪美身着一身白西装,阳光明媚下的他的微笑,就像和风,温馨了这个凄凉的秋。

白少伊身着一身黑西装,蔚蓝碧空下的他的冷笑,就像冰雪,寒凉了这个萧索的秋。

楚美人身着红风衣,走向了施溪美,微笑着轻轻耳语了几句。

然后,楚美人又走向了白少伊,温柔地轻轻耳语了几句。

随着,白少伊走向了施溪美,大声吼道:“风度翩翩美少年就是施溪美!”

楚美人挽着白少伊的手臂说:“我真的很感激施溪美,他总是在你伤我后,给我开心的笑容。我知道他也喜欢我,可是他也知道,我喜欢你!他尊重他的朋友,也尊重他爱的人,所以,他说自己是风度翩翩美少年,你我也就不能——不同意了!”

共 18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表现手法很独到!小说叙述了一个多情多义而又善解人意的美少年施溪美,作者对这一人物塑造的活灵活现呼之欲出,颇有特色在市场看来!【:李荣】

1楼文友: 08:0 :04 语言精炼,语句经典,意味深长。握手问好作者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2楼文友: 15:28: 4 散文诗一般优美的小说,欣赏。

郑州白癜风诊疗医院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地址
忻州白癜风诊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