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女鬼修真记第一百一十三章小虎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女鬼修真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小虎

取材、挑选、切碎、研磨。

她的手在不停地工作,她的心却在四下飘移。那幅卷轴里到底藏了什么?为什么曜日和斩月不肯让她看?会是她臆想中的那个东西吗?那个会教会她某种方式,却了会让她失去生命的终极解决方案?她虽然隐隐有种感觉,可具体如何操作却是不知的。她不想那样,却似乎又必须那样。可是,他们瞒着她!

“啊!”一刀切错,手指上鲜血横流。

旁边站着的如愿赶忙上来,帮着上药。她一句话没说,可是苏荃看着操作台上被污了的药草……叹出了一口气:“我来吧,如愿把这些收拾收拾。不能用了。”

“唉。”如愿将台上被污了的药草,清到了一个小篓里,走到了洞府之侧,她种的一片药田边,挖了个坑,将这些药草埋了进去。

待回来时,师叔这边已经把药抹好了。灵晶膏下,伤口药到病除,可师叔的脸色却仍然是那样的。

“我今天有些心烦,你来处理药草吧。要怎么弄,刚才你也已经看清楚了是不是?”

如愿乖乖应诺,而后想想又道:“师叔不在的时候,弟子将咱们峰收拾了收拾。师叔心烦的话,不防出去走动走动。”

“好!”

这个侧峰已经被分给她了,可事实上苏荃却从来不曾在这里仔细转转。她最近的日子太忙,忙到忽略了太多事。甚至连一个好好的日月轮转都未曾再静心看过,更别提山林小翠,流水潺潺了。

如愿将这所侧峰打得很好。小亭长廊,曲径溪花,甚至还用一连串的风车竹管在东侧峰那边弄出了一汪瀑布出来,并不大,流水也缓,但看着晶莹的水珠从天际噗落落落的掉下来的感觉,还是会让人整个心都宁静下来了。而且这孩子大概是知道她喜吃灵果的缘故吧,竟然在山上种了足有上百种的灵果树。不管走到何处,随便抬手便能采到灵果,吃一颗,那般的甜。

苏荃拿着一颗紫阳果,脸上已然有了笑意。可忽然间,便听到了一阵沙沙沙沙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在挖地?

顺声飘过,竟是一片药园。然后一只不足一尺大的幼虎正在那里使劲地挖土。搞得自己一头一脸的灰也不知道,只知道一个劲的挖。

小小的家伙,脑袋只有拳头那么在,身子圆滚滚的更象是个团子,肉嘟嘟的萌都萌死了。苏荃慢慢地走了过去,她都走到这小家伙身后了,可这个一阶的小东西却是一点也没发现。仍然在那里使劲的刨。然后,停住了。抓着坑里的东西吃是狂吃起来。

苏荃好笑,这小家伙居然喜欢吃药草?可定晴一看,脸色却是变了。这些不是她刚才让如愿清理出来的灵草吗?怎么这个家伙竟然放着旁边那些新鲜的药草不吃,居然吃这些被她的血污掉的药草?

一把揪了起来。小家伙让吓了一跳,两条短短的小后腿一个劲地扑楞。可两只小前蹄子却还是抱着那些药草不放,而且使劲地往嘴里塞……

一副完全不怕把自己噎死的呆样!

成功地把苏荃气乐了。

“你个呆货!这些药草已经污了,吃它干什么?你肚子饿了吗?”

她已经习惯和雪卿冥蝶小妖用人语沟通,所以看到妖兽直接就把话说出来了。结果……这小家伙忽眨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完全不懂。顿了一下后,还是使劲在那里往嘴里塞药草。

<改革p> 苏荃叹气,便把它扔回了地下。由它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地那里抱着那堆药草使劲吃。直到吃完后,才想起跑来了。可它一个一阶灵兽怎么能跑得出一个元婴修士的手掌心?

才跑出去,就让逮回来。又跑出去,就又让逮了回来。圆滚滚的身子上,沾了一堆土。还有两棵杂草挂在脑袋上,随着它一蹦一跳的样子摇来晃去。

是故,当曜日和斩月从守一真君的洞府出来,决定到这里来看看情况时,便在坤宫峰侧峰的半山腰处,听到了凤翎开怀的大笑声。

纳闷,过来,然后便看到了……这个凤翎居然超没品的在欺负一只呆头呆脑的一阶灵兽玩。欺负得人家跑不出去,然后自个儿坐在一边哈哈大笑。后来那只小老虎可能火了,冲过来咬她的衣服。她就让它咬,不过两只手却坏,揪着人家的耳朵玩,惹得人家火了,又去拽人家的尾巴。象个孩子一样胡闹!

曜日斩月互看一眼,皆笑了。看来他们白担心了。不过苏荃已经发现他们了,招手之下,二人飘落而来。

斩月低下身拽了拽那小老虎的尾巴,毛绒绒的,手感是不错!“不过可惜是,是只公虎。”

这家伙有翻人家的肚皮吗?就知道人家是公的?难道他对公的有特殊的心灵感应?话说苏荃还是觉得眼前这两只才是真爱。她眼神怪异地在这二人身上转了一圈,眼珠子叽哩咕噜的样子,一看就没在想好事。斩月啪的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之上:“在想什么?”

“没有没有,我在想很纯洁的事。”

是吗?斩月哼哼,曜日却笑道:“这个小东西说来和你还是有缘的。还记得你上次在北海那边弄的一堆小灵兽吗?这家伙就是其中的一个。”

竟是这样啊。不过说起来苏荃还有些纳闷:“那些飘来的岛基里应该藏了不少灵兽吧?为何我在门里竟然看不到什么?”

曜日随手坐在了一边的一只石台上,掏出一瓶灵兽丹出来,喂这小家伙:“因为那岛基里藏着的竟然都是些刚出身的妖兽。它们晋阶缓慢,个头又小,顶不上什么用。师叔便让人把它们单独养了起来。不在门里,所以你看不到。这只……是从哪儿跑来的?”

说来也真是个怪事!明明所有的小灵兽都让送走了不是吗?那这只是从哪里来的?他不解,就去看斩月。斩月却乐了:“还能为什么?派去饲养灵兽的有一半是兑宫峰的女弟子。说不准是哪个看着好玩,悄悄抱回来的。”一只一阶灵兽,呆头呆脑的,又偏偏这样一丁点儿大。女修们看着喜欢也是常事。就象凤翎,不也挺喜欢的样子?

看这小东西去吃曜日手里的丹药,她还不乐意了,抢过来抱在怀里自己喂。喂丹药偏也不老实,还是一会儿拽人家的耳朵,一会儿揪人家尾巴的。偏偏这只小老虎竟然是个呆货,只要有吃的,别的都不管了。桃花更是开得盎然。这里的鱼儿仿佛也沾了仙气般那呆呆的样子,别说是女修了,斩月看着就有些手痒。和她抢着玩了好一会儿,才罢了。

他和师兄离开了。可凤翎却似乎是和那只小家伙玩上瘾了。居然把这小东西抱回洞府去了。又是洗澡,又是顺毛,然后还在人家脑袋上系了一个粉粉的象蝴蝶一样的花结。把只本来就呆萌呆萌的小老虎,装的和只猫一样了。如愿还给这小东西做了一件粉粉的小衣服穿,熏得香喷喷的。呛得这小家伙没天没夜的打喷嚏,这两个小妞却是高兴得眉开眼笑。

当然,玩归玩闹归闹,正事凤翎是从来不耽搁的。她的心静平稳后,便开始炼丹了。两个月后,第一炉呈天丹出炉了。

一炉九颗,废了三颗,六颗成品里有五颗下品,一颗中品。

可是元婴期可用的伤药,那是世间抢也抢不来的丹方。大家都很眼热,可还是先把药给临风一真吃了。这二人吃了丹药,果然见效。只是六颗丹药够干什么用的?三天就吃完了。苏荃只好拿出批量生产的劲,开始狂炼丹药。

她忙得脚不沾地,如愿更是忙得天昏地暗。这样一来,整理洞府侧峰的事便只好由何曾来做。甚至连那只小老虎的喂养都得由他来管。男修们没一头飘逸白发为无数玩家所追捧那样精细的神经,每天把灵兽丹给它放在盘子里也就是了。反正他放上没一会儿,就会看到盘子里空空的了。更兼之这小东西虽说呆了些,却不是个惹事的性子。没人欺负它。它就满山的瞎转。除了啃一些灵果灵草吃之外,也不见它如何闹事。何曾便也渐渐的不管它了。

直到一天,师叔出关了。叫他进去,让他把新炼出的呈天丹送到乾宫峰。他听言接过,转了出去。可是当他才走出洞府不到几步,就觉得裤脚让咬住了。低头一看,那只小虎眼泪汪汪地咬他裤腿。呜呜呜的直叫,眼睛一直在看他手里的瓶子。

莫非是饿了?

唔,今天还没给它喂灵兽丹呢。

蹲下身子,将呈天丹放了一边,掏出灵兽丹来给他放在地上。这小家伙闻到熟悉的味道,便啊呜一声吞进去了。

没了烦扰的何曾便赶紧将呈天丹送到了乾宫峰。可是,当他把丹药送到守一师祖手上时,师祖却是一滞。赶紧打开瓶盖,脸色大变:“何曾,你送药的途中去了哪里?”

何曾大骇:“弟子哪儿也没去。”

“那为何这瓶子里的呈天丹,不见了?”

什么?(未完待续。)

南昌前列腺炎
长沙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商洛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