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失忆危机第二十九章他的工具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失忆危机 第二十九章 他的工具

小会议室里,冯莉莉一看杨简就知道不一样了,这是气质上的变化。

“刚才你们干什么去了?”现在冯莉莉大概知道杨简该怎么样会有变化。

杨简却先打断了她:“那些不重要,我有事要跟你说。”

这个话让张风和刘雄也觉得杨简不一样了,完全是没有商量的语气,这哪里像是一个新人说出来的话。张风立即表示理解,他也感受到了杨简状态上的切换,而刘雄则是很不满:“我们在开会呢,新人没事的话可以到处转转,杨简,这健身馆你自己都不熟吧。”

然而冯莉莉没有给他面子:“你们都出去。”

他们都出去了,只有杨简留了下来,冯莉莉又问:“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简这才说:“我没什么事,要说的是你们加入内组的问题。”

“这能有什么问题?”

“有一个问询核查的手续,估计要服用真言药剂。”

这么一说,冯莉莉马上就理解了,他们三个都知道杨简身上的秘密。

要万一被问出来了,杨简是藏不住的,失忆者联盟或许不能对他怎么样,但同时失忆者联盟知道杨简能力的人也会多了。这个风险会再一次扩大,人知道得越多,就越有可能被对手查出来,而且人的身体根本扛不住药剂的效果,问什么你就会如实说什么。

冯莉莉,张风,和刘雄三个人,都有可能泄露。

唯独杨简自己不会有问题,询问的时候是药剂的作用,不可能受到攻击。

“那么怎么办?”冯莉莉也有些为难。

药的作用你是你多强大就能抵抗的,再怎么样都还是人,身体和别的人没区别。

身体强大的人免疫力高一点,但这种药剂不会和免疫系统冲突,就比如一个强壮的人和一个孩子比,身上的皮肉始终是皮肉,泼强酸上去他还是一样扛不住,化学反应是自然规律。

办法当然是有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灭口……

当然这个办法可以排除,杨简还要利用冯莉莉唤醒失忆的自己。

杨简早已想好了办法:“庆幸的是,你们不是落入敌手,而是自己人的询问,所以我们可以做一些准备,有药物能让人麻木出现幻觉,就有药物让人清醒,所以这个环节可以作弊。”

“你是说,我们先服用使人清醒的药物,哪里有?”冯莉莉问道。

反正她是没有,她也不懂这些,杨简有吗?肯定也没有,就算他现在不是失忆,这一身上下也不会有什么可疑的东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杨简可疑临时把这种药物配出来?

然而却不是,杨简说:“今天晚上,你一个人到顶楼,会有人给你。”

冯莉莉惊讶了,杨简居然还有帮手!

想想也是,杨简把自己搞成这个状态,想要摆脱对手的注意力,是极其危险的,万一回不去怎么办?所以必须有帮手看着,一旦真的忘了,或者脱离控制,那个帮手还可以挽回一切。

“不是你去?你的帮手认识我?”冯莉莉有点搞不懂。

杨简四下看了看,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奇怪的标记。

“今天晚上,你拿着这个东西上顶楼,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杨简把这张纸递给了冯莉莉:“会有人出现,你再跟她说明情况,她就会把药给你。”

很奇怪的举动,但既然杨简这样吩咐,冯莉莉就说:“好,我今晚去。”

杨简点点头:“我要找地方休息一下,你带我去。”

他现在不知道失忆都干了什么,自己的宿舍在哪里都忘了,这个状态又不能持久。

“到我那里吧,反正我们都公开了,你一个人回去我怕再发生什么变故。”

冯莉莉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把杨简带到自己房间里,杨等级:7简已经开始有些虚弱,这个时候要躲着不能被别人看出来。冯莉莉把他扶上床,幸亏之前她干脆利落地确定了这样的关系,这个时候肯定很多人看到他们的举动,有这一层关系也就不奇怪了。

冯莉莉还不肯走:“你这样的状态能持续多久呢?”

“这个还不好控制,怎么了?”

杨简这样的状态是因为“火种”的扰乱,他控制不了,现在的目标也是先控制好自己。

所以他才需要冯莉莉给失忆的自己传递信息,很难,他自己都没什么头绪。

“你要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冯莉莉幽幽地说。

杨简笑了笑:“怎么,嫌弃失忆的我?”

冯莉莉白他一眼:“你说呢?”

杨简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冯莉莉说:“不管是失忆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是我,哪怕我真的完全失忆了,只要给受昨夜伦镍回调以及出货受阻影响了足够的机会,我依然能变成现在的我,没有区别,只有我才最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所需要的是明确敌人是谁,你只要了解我,也会有信心。”

冯莉莉想想也是,既然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嫌弃这个喜欢那个?

没有人天生什么都会,都是要学的,她想,种树你都不干,有什么资格摘果子?

……

深夜里,冯莉莉一直没睡,杨简还在她这里,她没有故意弄醒。

等到健身馆全都安静了,她才悄然避开所有人的注意,自己一个人上了顶楼。

当然要完全避开监控是不可能的,但她是失忆者联盟资格比较老的成员,在健身馆里走动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大大方方的就行,偷偷摸摸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来到顶楼,这里就她一个人,夜很黑。

真的会有人来吗,从哪里来?

冯莉莉疑惑地四处看,要么从楼下爬上来,要么从天上掉下来,如果是别人跟她说这么扯淡的事情,她肯定不会做,但杨简也亲身表演过高楼大厦来去自如的戏码。

站到边上,好几分钟了冯莉莉都没发现什么情况。

这时她才按照杨简说的,拿出那张纸,单手举高,静静地等着。

谁会在黑夜里看见这么小的一张纸呢,四周围那么空旷,完全不可能有什么人能悄无声息地接近,冯莉莉估摸着还得等很久。

但这个时候,她身后忽然传来了声音,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他找我?”

冯莉莉猛然回头,就看见一个黑色披风的女人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仿佛是突然出现的。

她有点被吓到,但更多的是审视,这似乎是个年纪不大女孩子,看脸蛋很稚嫩,也很漂亮,冯莉莉看见都有些嫉妒。她不爽的是,这女孩和杨简有什么关系,怎么就那么默契?

冯莉莉嫉妒这种默契,感觉自己草率了,杨简不会有一堆女人吧?

“你是什么人?”她忍不住就问。

黑衣长发的女孩淡淡地说:“我不是人。”

冯莉莉不理解:“什么意思?”

这是斗气说的话吗,还是说这女孩因为杨简的关系也吃醋了?要知道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也是常有的事,冯莉莉又不是没见识的小女生,嗯,杨简应该不会喜欢这种没情趣的小女生。

“意思是说,我不是人类,你上次不也见过了不是人类的吗?”女孩再次解释。

冯莉莉这回才是真的惊了,上次那个科勒尔?

<难免还是有些拘谨p> 那可是敌人,怎么把敌人给引来了,等等支付的交易量每个月呈20倍、30倍的增长。目前没有在实体店中普遍推开的原因,杨简应该不会这么搞自己吧。

于是冯莉莉又问:“你是杨简什么人?”

“他?”对面的女孩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沉默,然后说:“他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工具。”

乌鲁木齐哪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佳木斯哪家牛皮癣好
天津阴道炎治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