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天和道场如意号洄游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和道场 99、如意号洄游

如意号正在从外部吸取能量进入这个护身符的世界里,在这一片世界里,快速移动的符文是星辰,如意号仅仅是微雕工艺品,自己是蚂蚁大小的灰影,骑在飞剪艏上。

仔细端详袖珍小船,往外散发雾气的,仅仅是船的下部,如意号飞翼仅仅有一丝雾气,隐隐约约散发出来,船的上层建筑,包括碳纤维的雷达架,都没有一点雾气散发。

如意号的船艏像是通过船体吃水线下面部分,从海水里吸取能量的,吃水线上面吸取能量很少,非金属部分,压根就不能吸能。

张易稳定心神,慢慢从玉石世界里退出来,跳下船艏像后,就跑到船尾,伸手抄起翻卷的浪花。

浪花很凉,至少比这一片海域该有的海水温度低十度。

张易又跑到驾驶舱,把柴油动力停下来,自己直接从船头跳下海里,绕着如意号游泳,距离如意号三米外,还是温热的海水,到了如意号边上,就忽然降低了。

如意号的铁壳在吸取海水的温度,热能也是能量,相比于船体吸收的电磁能,海水里的热能要大得多。

张易在海里,绕着如意号左右移动,感受温度变化,测算如意号吸取的能量值。

测量中就发现,如意号失速后,边上紧挨着海水温度变得更低,周围十来米的海水都降温了。

张易直接从侧面,借着海浪跃起,直接跳到船上,准备挂上风帆。

随后就发现,在三级风的海浪下,如意号平稳得有点过分。

能够被张易借力跃起的海浪,冲击在船舷上,如意号怎么也该荡漾才是,不应该好像还是在静水中一样,平平稳稳的。它将促进艺术创作。就此问题

张易把拿出的帆具放下,趴到甲板边上观察海浪冲击船舷。

湮灭,就是湮灭。汹涌的海浪扑击到如意号侧舷后,顺着弧度往上升起,然后像退潮一样,又退了回去。扑过来很凶猛,退却时很安静。

按照正常情况,海水扑击过来,在船舷撞击后,应该水花四溅才是,这能量不守恒。

如意号不仅吸取海水的热能,连海浪冲击的动能都被他吸取了。

张易研究符文时,《太平要术》中的金刚符,张易就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只是加上吸能模块后,一起刻画在船艏像中,难道吸取外力,就是金刚符不动如山的奥秘?

张易坐在船头思索着符文,看看那些还会被船艏像利用。

结果,张易忽然感到船艏像不耐烦,张易不知道船艏像该不该有情绪,可是就能感觉到,他现在应该是不高兴之类的情绪。

张易略微想了一下,就去把帆具挂上,随后就不再管,反正有帆后,如意号就能移动,而且是顺着风帆最受力的方向移动,这样如意号才能从温热的海水中吸取更多的热量。

这是张易这么想的,可是如意号却不是这样做的,在张易放任不管情况下,调整帆位的摇把居然自己转起来,很快就调整了帆桅,然后如意号居然转向了。看这种转向的幅度,船尾的尾舵明显也在配合。

从发现如意号能吸能,还会带有在新办的站上情绪后,张易知道自己的如意号明显是进化了,符文,能量,鲜血不足以进化出生命,但是如果加上闪电,就说不清了。

几年前,如意号失落在核爆区时,如意号走到哪,闪电就追到哪,张易看着闪电拐着弯,轰击在船体上,当时只以为如意号的铁壳招来的。现在看来,如意号是自己追着闪电,闪电是被他引来的,他喜欢闪电的能量,如意号的变异应该就是从那场飓风开始的。

如果如意号真要当成生命体的话,应该还属于低等生物,当帆船转弯移动后,张易明显感到他刚才那种不高兴的情绪没有了,而是有点欢愉的情绪,有了风帆,船速加快,还不是完全顺着风,如意号接触的都是温热的海水,吸取能量多了,确实应该高兴。

不对,张易忽然觉得不对,如果真是为了最大程度吸取能量,如意号航线方位应该偏移五十度才对,这样才能让更多的海浪撞击,那样才是最大能量吸取。

张易本来就是探究如意号奥秘的,既然他自己要航行,当然不会管他,就这么坐在甲板上,看着船艏像,心里在想着里面那么多符文,到底哪个符文在吸取热量。张易只曾志伟为艺人们出气记得有纵火符,可没记得有吸热符,难道所有吸能模块,本身就能吸热吗?吸取的不仅仅是电磁能?

调整帆具的摇把转动声打断了张易思考,他才发现风向有点变化,如意号居然及时就调整了帆的位置,目的是维持原来的航向不变。

航向?如意号难道自己有航向,是有目的行驶的?

张易很快就跑进驾驶室,调开卫星导航图,然后就分辨出目前的航向,张易缩小卫星导航图,看到航向位置准准对着当初的核爆点,虽然还很遥远,但是,如意号就是要去这时候已经是高度普及的时代那个地方。

张易想起在栈桥下抛锚时,如果不拉船头绳子,船头指向位置就是那个核爆点,也就是说,这船是一门心思要回到核爆点的。

鱼的洄游特性?难道如意号船艏像真正异变,是在核爆点?那里是他的出生点,有充足的能量,有密集的闪电,因此,本能就要回去。

张易不再干涉他,而是在船头打坐,总结如意号的异常点,分析其中可能关联的符文。

能量充盈,平稳,会自动开帆船,从海水吸能。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如意号的船底光亮如新船,没有任何附着物,一艘下水四年多的铁船,船底不应该这么干净的,到底是驱虫符,还是避尘符?

天空毫无朕兆一个闪电劈下来,没有应该出现的火花四溅,就在张易前面四五米的位置,像蛇一样钻进船体,张易被吓得连滚带爬,冲到舱室里准备躲进下面,可是想到自己刚才好像没有不适,就停在一层大厅里,仔细看刚才的闪电钻入点。

一层甲板上是有防摔伤涂层的,有一处明显的浅坑,稍微有点碳化,露出针眼大的金属。张易看着甲板上密密麻麻的浅坑,还有船体侧面防腐涂层上的浅色斑纹,开始以为是金属锈点造成涂层剥落,原来都是闪电轰击点。

看到天空忽然就阴沉沉的,张易肉身没有渡劫的能耐,只能返身躲在上面驾驶舱里,随便瞟一眼航向,然后就发现古怪了。

如意号显然发现这里有闪电,是特意过来的,因为目前的航向,有点偏离核爆点。

如意号喜欢闪电,闪电却不受如意号控制,只有极少数闪电轰击在如意号上,更多的闪电都击打在翻涌的浪头上。

现在的风速对于一般帆船是很危险的,但是如意号的帆和如意号并不匹配,无法然如意号更快,也无法造成如意号倾覆。

在这狂风大浪中,如意号依然很稳,仅仅是稍微有点起伏。这和船舷飞翼下弧线外翻式结构有关,也和如意号能够吸取海浪动能有关。

狂风暴雨撕扯着帆,张易根本没有管,他要看看如意号到底有什么办法。

闪电之后的暴雨,并没有让如意号收帆,因为没有闪电了,如意号居然就调整帆位,航向又变为核爆点。

TX运动
海口白癜风好医院
头孢呋辛酯可治子宫内膜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