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啊br剧烈的疼痛已经让扳机失去了自控能力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啊……”
剧烈的疼痛已经让“扳机”失去了自控能力,他徒劳的扭动着。
审讯室里除了各式各样最能体现人的创造力和智慧的刑具之外,在地上还涂满自己的粪便、尿液、血迹和内脏的碎块儿。
在这里,“扳机”已经承受了三天的煎熬。
“痛苦吗?只要你说出所有的秘密,所有的疼痛便都不会存在了……”
那诱人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扳机”非常的难受,天啊!潜伏计划,穿插计划,后防炮兵阵地,前线指挥所……。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是决堤的洪水般,快速的向嘴边涌来:“潜伏……”
话刚刚涌到嘴边,“板机”恍然一醒。天啊!不能说,如果泄露了潜伏计划,包括自己弟弟“枪栓”在内的二十四名战士就要面临着灭顶之灾。
“板机”绝望的看着掉落在眼前的那半条腿。那是自己的左腿……

〖一〗

“扳机”恼怒的把笔摔到了桌子上。这个俘虏硬得很,接连三天,根本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想起“哨兵”的死和“枪栓”的受伤,“扳机”从心往外的寒冷。“扳机”有一种使用“非常手段”的欲望,可他不敢,虽然他是团里的第一“笔杆”,但这绝对弥补不了自己违反纪律带来的后果……
又一阵剧烈的疼痛把“扳机”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扳机无奈的看着自己那能“妙笔生花”的右手在满是血污的地上扭曲着……
这是他的右手啊,是能让他被称为守备团第一笔的右手啊!
“扳机”早就绝望了,他想到了死。他不乏求死的勇气,可他没有机会死去。也只好痛苦的看着自己的腿和手臂被一段段的斩下。原来人是那样的可怕……
他想过,如果自己说出一些秘密,或许能得到死的时机。可每一次话到嘴边时,“哨兵”那平静的脸和“枪栓”那冒着怒火的双眼便及时的跳出来,让所有秘密在钢坝上瞬间变得粉碎。
三天,同样是三天。自己给那俘虏最重的惩罚也不过是“用军被包着枪托,狠敲俘虏的肋骨”而已。
三天,同样是三天。自己发黑的双腿已经被虫蚁啃食得破败不堪,那支刚刚告别身体的右臂也开始成为了虫蚁新的进攻目标。
三天,同样是三天,自己没从俘虏口里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三天,同样是三天,自己的秘密也一直好好的装在心里。
三天,同样是三天,那名俘虏最终还是被安全送抵了建立在后方的战俘营。
三天,同样是三天,自己还在面临着那残酷的折磨。他已经失去了两条腿和右臂,现在除了左臂之外,已经没什么可以让自己失去的了。
今天应当是潜伏小队突击的日子了,他盼望突击的时刻快些到来。那不是为了活命,而是可以让自己的生命早点儿解脱……
一盆脏水突然淋到了自己的头上。
象这样的待遇一直持续着,不是为了给自己补充水分,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以便承受到那非人的折磨。
“扳机”不得不想起“哨兵”曾经对自己的教导:更多的情况下,躲避折磨的最好办法是死亡。他只能绝望的看着桌子上的那枚被敌人缴获的“光荣弹”……
“扳机”按照往常的习惯,随手将“光荣弹”挂在了腰间,接着把那支五四手枪装入枪套,然后接过通信员“小豆子”递过来的军帽。他要快点回到团指挥所,然后同那些在指挥所看地图的上级们周旋。虽然他也反感那些个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可这是政治。“哨兵”教他的是战士的职能,只有“梭子”才能教他这些,也多亏了这些,自己才能被内定为三连的指导员。当然,如果不是这次冲突,他早已经去三连上任了。咳!该死的冲突。“扳机”知道这次任务的份量,如果这次潜伏行动成功,并顺利达成战役目标,那他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啊……”
剧烈的疼痛把他溜号的思想彻底的拉回了现实世界。
左臂……
属于自己最后的一点东西也从身上斩落了,他什么都没有了,或许敌人能做的只有斩下自己的五官或脑袋了。他明白自己成功了,他经受住了考验,他已经无愧于一名军人的称号。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扳机”突然大哭起来……

〖二〗

“扳机”和“小豆子”绕过了防线前沿,从山间的小路走向设在后方的团指挥所。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几十遍。没法子,做为领导最信任的部下和即将走向领导岗位的人,他必须这样。当然,在冲突发生前,任何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自从冲突发生后,团长还是做了给前线指挥员配备警卫员的部署。当然,做为副连职干部,“扳机”只能带一个通信员。
“小豆子”是刚刚从新兵连分配来的新兵,说得更恰当点,他还没尝过开枪是什么滋味。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扳机”也对新兵连的训练很反感,除了队列以及基本操行之外,就是做政治学习。本应做重点的基本战术技能反而成为了次要的,也是,兵是人民的兵,一切服从于党和人民。当然,在新兵连的体能训练还是比较重视的。可体能只是士兵操行的一项内容,最少枪械应当做重点啊。
“扳机”是聪明人,看到了问题也不会说。再说,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现在的能力还不是分配部队后,从老兵那里学来的,当然,最主要是从“哨兵”那里学来的。他看“小豆子”就和当初自己一样,可“小豆子”的运气不好,没有碰到“哨兵”这样的老兵,直接委派到自己的身边做通信员。其实对于新兵来说,这是最“俏”的活儿,只要领导提拔了,通信员多少会沾光的。
“小豆子”人很机灵,话少,很会看眼色,也会很恰当的理解领导的意图。看来上级还是比较会用人的,知道什么人放到什么位置最合适。可“扳机”还是觉得应当把“小豆子”这样的人才放到班里和老兵们整合三个月,然后再调上来,这样会起更大的作用。要知道,“通信员”是要兼警卫员职能的,现在的“小豆子”还起不到保卫的作用。其实“扳机”还是希望能把老兵调来当警卫员。自然,像“哨兵”那样的人是不能用的,因为“哨兵”更适合在新兵连训练新兵。这都是“扳机”自己心里的秘密,很多人都明白,“哨兵”的帮带作用为连队造就了一批精华,这可是连队的骨血……
“扳机”很想擦擦眼泪,可他做不到,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四肢,他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敌人不断的为他注射葡萄糖,因为他们还想从他的嘴里得到秘密。现在自己已经没有精力了,只有要睡的感觉,他也非常希望自己睡过去,因为那样自己就不会醒来,一切也就结束了。
敌人好像非常了解他的想法,总是在最关键时刻用冷水把他弄醒,或者在最关键时刻去刺激他身上的伤口,让他无法睡过去。
现在敌人也累了,估计三天来不间断的审讯让他们乏味了。或许他们还会用其他的办法来折磨自己。“扳机”明白,自从被俘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是一个死人了。别看敌人审讯时说得天花乱坠,等到他们得到所有的秘密之后,自己一样得死……
“扳机”有一种拔枪射击的26日晚11时许冲动,这不仅是他没有得到秘密,更主要是想到牺牲的“哨兵”,负伤的“枪栓”和“望远镜”。他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政工干部,如果是一个常暴粗口的老兵,这时做一些过分的事,也会得到包括团长和所有人的谅解。就好像“定向雷”因为“哨兵”牺牲而暴怒的用枪托砸断了俘虏的手臂一样,也不过被批评一顿了事。如果换了自己,估计是大问题了,不仅三连指导员没指望,而且肯定会背个大处分。连续三天的审讯让“扳机”疲惫之极,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并等待转送后方……
啊——
“扳机”惨叫着。
敌人的大脚狠狠的踩在了“扳机”的断臂处,让本来将要睡过去的扳机瞬间的清醒,也从审讯与被审讯的位置上调换过来。
眼泪顺着“扳机”的眼角“哗哗”的流淌下来。这回他忍住了,没有再大哭,他并不为展开“彻底、深入、公正及迅速”的调查。菲律宾人民募集了一笔钱将赠予洪石成家属以示慰问刚才的嚎啕大哭而感到羞愧。“扳机”此时已经彻底的不为影视里面的英雄形象所迷惑了,因为英雄的死都是很难看的,也全没有雄壮与高大的感觉,而能维持住英雄形象的,也只有自己心中的信念了。
“扳机”现在已经能在痛苦中保持自己的思维了:好像岳飞的死是被勒死的,也就是所说的吊死的,吊死人他是看过的,都一样的翻着白眼、吐着长舌的,英雄也不会脱离这个样子;红岩里的江姐应当是被扔到脏水里淹死的,在脏水和粪池里淹死的人也是见过的,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且是满身的蛆虫;被淹死的英雄能例外?还有,外国的,好像《荷马史诗》中的赫克托尔,做为一个民族英雄,他被阿喀琉斯杀死时与其他被阿喀琉斯杀死的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可能更难看,因为他被马在地上拖拽了好几天的。
现在落在断臂上的大脚已经无法刺激他了,因为“扳机”终于明白,英雄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而且可能更糟,最少死的时候是要难看得多,那维持英雄的因素也只剩下信念了……

〖三〗

“赵参谋,听说您也是‘哨兵’带出来的,是真的吗?”
“小豆子”根本没有警卫员的自觉性,只顾一个劲儿的问“扳机”。
“扳机”也拿“小豆子”没办法,毕竟是新兵,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战斗意识的培养,还好现在处于后方,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看来回去之后还是向上级建议把“小豆子”送到班里锻炼一下,不然这个人才就废了。可惜“哨兵”已经不在了,如果在的话,可能二年后就会出现第二个“扳机”……
强烈的刺激再一次把“扳机”从渐渐的迷失中拉了回来。是敌人的军医又一次给自己注射了强心剂。看来死不是那么容易的,影视里常演嚼舌自尽的戏,可那都是骗人的,从医学来来说,掉了舌头并不能让人死亡。
“扳机”已经无可奈何了……
“扳机”很为“小豆子”过短的生命而惋惜,他还是一个孩子;可他也庆幸“小豆子”没有受到自己经历的这些,那非人的折磨会摧垮那孩子的意志的。记得他还曾经可怜那个俘虏来着,现在好了,因为这短暂的生命中是洁白的,没有瑕疵的生命真的很难得,那是难得的幸福……
“扳机”已经有点为自己骄傲了。他明白自己的被俘会给自己的人生涂抹一层灰暗,即使他什么都没有说,上级还会对自己进行调查的,这样的怀疑是英雄的悲哀。可这些重要吗?他有信念,他什么都没说,即便是战友受到了伤害也不是自己造成的,这样他就心安了。
“扳机”忽然有了错觉:难道书里面记载的叛徒并不都是真的叛徒?这里面能有多少英雄被永远误解呢?还有那些英雄难道并不都是英雄?这里面有多少没有被人发现的秘密啊!或许,为了保护一个人,可能会把一个败类当做英雄对待。
“扳机”明白了,英雄是不记名声的,为了理想和信念,英雄宁愿留下永远的骂名,甚至很多的英雄是被自己的亲人杀死的……
“扳机”忽然大声狂笑起来……
望着疯狂大笑的俘虏,“扳机”又有了拔枪的冲动,他克制着。这是一个心里充满信念的家伙,可他不明白吗?侵略者是可耻的。他现在还改变不了这个俘虏的想法,或许在后方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会有变化,可是现在,他要得到情报,靠侦察员渗透是要付出代价的。“扳机”准备放弃了,与其在这个俘虏身上耗时间,还不如好好布置一下侦察渗透……
望着载着俘虏的军车缓缓向后方驶去,“扳机”暗下决心:“等着瞧吧!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我们还会在后方见面的……”
枪托的暴力重击让“扳机”的笑声戛包括跑步机、健腹机和哑铃等在内的各式器材齐全然而止,血沫子顺着“扳机”的口鼻喷射而出。“扳机”脸孔扭曲着,可他已经适应了这一类的痛苦,所以笑容很快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那个敌军的军官愤怒的拔出了手枪,顶在了“扳机”的头上。
“扳机”一阵子的窍喜,离婚开离婚证明)单身证明需要一张1存照+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1份+户口簿复印件1份。6、成都市房管局出具查房证明原件(只有招商银行需要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心里默念着:“来啊!快点,千万别手软……”
“扳机”再次大笑着,以刺激着那敌军官的神经,可他还是失望的看到,那个军官猛然的控制了一下自己,把枪收了起来。
一阵子电话的铃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扳机”拿起电话,原来是上级催促把俘虏送到后方。失败感让“扳机”一阵子的眩晕,在自己的经历中,好像还没有这样的失败。想想,从一个小兵在几年时间内努力到了营部参谋的位置,那需要什么要的能力啊?别人做不到,他做到了;可他现在居然无法征服一名俘虏。“扳机”是不甘心失败的,他准备来日方长,先把俘虏送到后,时间会证明,“扳机”不是失败者。
“扳机”除了个别的术语外,他是听不懂敌人的语言的。可这些简单的词汇还是让“扳机”的精神略微一振,因为他听得懂“有情况”,他知道,这时以“枪栓”为首的突击小队可能就潜伏在敌人阵地的某个地方,这就意味着,他有了一定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不是获救,而是死的机会。他希望这个时候某位战友能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让那个战友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会告诉战友,自己什么都没说……
审讯室里一阵子的忙乱,那个军官匆忙的冲了出去,接着人来人往,敌人已经完全忽略了没了四肢的“扳机”。
“扳机”忽然矛盾起来,要知道敌人已经有了准备,那就意味着突击小队会很艰难,他不希望战友撞上铜墙铁壁,又盼望战友能闯进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共 819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扳机”在俘虏营已经承受了三天的煎熬;在受刑的间隙,他想到了许多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他们没有屈服……“准星”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笔,战争虽然结束了,这些战俘最终也要被遣返了,可零星的战斗还要持续好几年的。而那些个血与火的故事永远也不会消逝,而且还要不断的发生。很多被掩盖的秘密最终要大白天下了。那里已经有了一排新坟:定向雷、望远镜、梭子、枪栓、扳机……文章叙写了战争的残酷与无常。【编辑:晋忻李】
1 楼 文友: 2010-09-01 12:42:42 “扳机”在俘虏营已经承受了三天的煎熬;在受刑的间隙,他想到了许多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他们没有屈服……“准星”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笔,战争虽然结束了,这些战俘最终也要被遣返了,可零星的战斗还要持续好几年的。而那些个血与火的故事永远也不会消逝,而且还要不断的发生。很多被掩盖的秘密最终要大白天下了。那里已经有了一排新坟:定向雷、望远镜、梭子、枪栓、扳机……文章叙写了战争的残酷与无常。三亚癫痫病专科医院
仁爱医院杜晓丽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奥利司他胶囊的减肥效果好吗
下肢静脉血栓的分级
儿童发热专用药有哪些